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奇怪的男人
奇怪的男人
自从跟上一个男友分手以後,恭子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有和男人做爱了。虽然无法使自己爱上其他男人,但每次做爱的感觉还是非常美好的,基本上都能让她达到高潮,几乎所有的男友都说过,她是个敏感的女人。

  二十五岁的年纪估计是个饥渴的年纪,自己性欲越来越大,寂寞的夜里只有靠手淫来解决问题。自己还偷偷身穿普通服装去买过一个假阳具,每晚就用这冰冷的东西来填补饥渴的小穴了。

  今天晚上的月亮格外的圆,可能也带来了性欲的增长。还没值完夜班,恭子已经感到下面非常湿热了,急切地想到家解决问题。开车回家时,恭子还不停地扭动屁股,把警裙掀到腰上来,让阴蒂更多的摩擦到座垫,差点就在车上达到了高潮。

  总算到家了,恭子几乎是跑进门的,她现在实在太需要那电动按摩棒来插小穴了,下面已经湿得不行了。她都开始幻想怎麽叉开赤裸的双腿,让淫荡的小穴对着父亲的房门,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後的危险。

  刚刚想转过身去把大门关上,忽然脖子後面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紧接着就不省人事倒在了地毯上。

  混混然醒来,猛然映入眼的,是一个着丝袜、正喘着粗气在观察自己的男人。刚想大声呼叫,才发现嘴里塞满了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更糟糕的是,自己被绑在床上成一个淫荡的大字形,虽然衣服尚完好,但想到接下来的後果,恭子就不由得有些慌张。近两年来的平静,几乎让所有的人都忘了犯罪是怎麽回事,今天竟然有人敢来强暴自己,来强暴一个警员,简直让恭子感到异常的震惊。

  恭子拼命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全身都在扭动,想要摆脱四肢上的绳索。

  那个男人也只是在静静地看着恭子挣扎,没有其他的动作。他全身只穿有一件裤衩和在头上的丝袜,下腹是明显凸起的肉棒,正雄纠纠地对着眼前的猎物。

  「父亲快回来啊,快来救我┅┅」父

  候不见踪影,那估计只有等到明天早上才能回家了。但恭子孤立无援,虽有全身的武功也无法施展,也只能期盼今天会有奇迹出现。

  男人还是静静地看着,但丝袜内的眼光中却越来越带有种可怕的神情,像观察猎物一样在恭子身上扫来扫去。全身肌肉绷地特别紧,那种即将要爆发的欲火好像要把整栋房子吞没。

  脸庞,脖子,乳房,小腹,大腿┅┅

  他的眼光扫到哪,恭子就感觉哪凉嗖嗖的恐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已经十分钟了,男人还没有动静。恭子挣扎到没有希望,也只有剧烈地喘气对看着眼前这恐怖的男人。

  「他想要干什麽?」

  「他要强奸我┅┅」

  「他的眼光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大肉棒正直直的挺着对着我┅┅」「他把我绑成大字形,要扒光我的衣服强奸我,要把那大大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恭子想到即将面临被强暴的命运,竟然开始有点感到欲火中烧,秘穴里湿漉漉的。

  「我不可以┅┅他要强奸我┅┅」

  「我不是淫荡的女人┅┅啊┅┅我不会动情┅┅啊┅┅他会用大肉棒捅我的秘穴┅┅」「我不能淫荡地让他强奸┅┅我不能让那个大肉棒捅进来┅┅」恭子感到自己已经有点迷乱了,光是想到眼前的家伙要强暴自己,就开始发情,屁股竟然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起来,好像在说:「来啊┅┅来啊┅┅来强奸我啊┅男人好像也受了这感应,忽然像野兽般猛扑到恭子身上,非常凶猛的撕破明子的警裙,露出湿润的小内裤来。女性的直觉告诉恭子要反抗,但四肢被绳索束缚住,努力扭动的腰间更是增加了男人的欲火。

  「哦,原来已经这麽湿了,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是不是想要我干你啊?」男人的声音非常低沉,好像从遥远地狱来的恶魔,今天晚上要带着恭子沦入万劫不复之地。

  「啊┅┅他看到我的丑态了┅┅啊┅┅他看到我秘穴┅┅正在流着肮脏的淫水┅┅」「我不可以投降┅┅我不是淫荡的女人┅┅啊┅┅我好想要┅┅啊┅┅」「呜呜┅┅呜呜┅┅」恭子羞愧得无地自容,但自己的身体的在强奸者面前投降了,乖乖地想获得大肉棒的抽插。

  当男人的伸手进到内裤中玩弄恭子的阴蒂时,恭子再也抵抗不住了,体内的欲火已经把她给吞没。身体无力的瘫在床上,双腿叉开,享受着男人手指给她带来的快乐。

  男人的技巧实在太棒了,就一直在或轻或重地玩弄阴蒂,不时还把中指插到阴道中去,或者翻开阴唇用舌头去舔,这是恭子自己手淫所体会不到的快乐。男人一直不肯脱下恭子的上衣,可能已经完全迷醉在她淫秽的肉穴里。

  「啊┅┅我不行了┅┅啊┅┅舔得我好舒服┅┅啊┅┅」「用力┅┅用力┅┅啊┅┅用力啊┅┅」当男人把恭子口中的丝袜拿开时,恭子已经完全不知道要去喊救命了,嘴里发出的只是女人在高潮来临前的呻吟声。

  「啊┅┅请你用力

  那一晚恭子共达到了五次高潮,差点让体格强健的她晕倒过去。男人不停换着花样来玩弄她,什麽姿势都试了一遍。在恭子第二次高潮後,男人把捆在恭子身上的绳索去掉,却一直不让恭子脱掉警服,也不让恭子看到他的真面目。

  而此时的恭子已经完全在追求肉体的快乐,服服贴贴地配合着男人的奸污,还在男人面前表演了手淫。两人已经不是什麽罪犯与受害人的关系,而更像一对情人在玩着性的游戏,恭子不停迸发激情,在获得男人肉棒的恩宠。

  男人要她摆出一个淫荡的样子来,恭子会假装不好意思而拒绝。等到男人开始呵斥时,恭子就会装出胆战心惊的样子来服从,而男人好像也非常喜欢这种强奸的游戏,两人完全投入到这游戏中去。

  第二天早上恭子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了,床边留下一张光盘,竟然是昨晚安全监视器记录下来恭子淫荡的录像。恭子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坚持看完了,手指不由自主地放在那淫荡的秘穴里,又享受了一次激动的高潮。

  第二晚发生的事情几乎是事先导演好的,恭子警服里什麽都没有穿,早早就躺在床上等待这陌生的「强奸犯」。男人又使用了各种花样来玩弄恭子的身体,包括用按摩棒让恭子达到了高潮的颠峰。

  第三晚男人又来了,同样是招式不断。

  第四晚,第五晚┅┅一星期来恭子完全沉沦在欲海中,连上班时也经常想到那迷人的阴茎,什麽事情都做得不认真,让周围的人感觉怪怪的。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恭子始终无法知道男人的真面目,而且奇怪的是男人每天晚上只有一次高潮,可能是体力不行。但欲念却始终疯狂,在射精後还想办法让恭子达到一两次高潮,几乎让她要昏死过去。

  理智告诉恭子要结束这种疯狂的性爱游戏,但又不揭开这个谜底。被一个陌生人强奸的快感太强烈了,特别是男人戴着头套,用肉棒使劲抽插自己的阴道时,几乎让恭子有种迷离的感觉。特别是男人大声要求自己手淫时,恭子下面几乎会泛当E 星命案发生时,恭子主动请缨了,她想使自己暂时冷静一段时间,好好考虑她和这个「强奸犯」的关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