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如风都是错
如风都是错
罗如风闷闷不乐地在电脑前看着这两日收到的电邮,第一封是这样的:

  「给罗如风先生:

  对於阁下对女性的性行为,本人也知道一、二;本人除了感到佩服,也感到有趣,所以本人有意和先生做一宗买卖:就是替本人强夺一位女性的贞操。酬金是一万元美金;如果先生有兴趣,请覆。

  有钱女」

  当罗如风看到这电邮时,「恶作剧」三个字闪於脑中,随即又想,会不会是个陷阱?那个「有钱女」又是谁?她知道什么?……不过,罗如风认为不理会是最好的方法。但是,第二天,第二封电邮来了:

  「给罗先生:

  先生真的没兴趣?还是认为本人不够诚意?本人已将酬金两成存入先生大学所开的户口。其实与先生讲金可能比较失礼,先生在大学玩了这么多女性,相信先生志不在钱,请答应,本人保证目标人物是一位大学内的美女!

  有钱女」

  是同一个Hotmail电邮,罗如风觉得,这已经是不能置之不理的事,中午到银行查询,发觉户口真的多了一万五千几元(港币),而这户口,只不过是罗如风用来交收大学费用,连家人也不知道罗如风有这银行户口,为何对方会知道,而且是现金存入,根本无从追查。

  更令罗如风头痛的,是「有钱女」好像知道不少他的性事,两封信看来很有诚意,其实真正意思是:如果不答应,你的事就会让其他人知道。

  罗如风就覆了对方,要求对方先寄来目标人物的资料,并希望进一步了解情况,「有钱女」也当晚寄来第三封电邮:

  「罗如风先生:

  很高兴先生接受这宗买卖,随信附上目标人物资料。其实这妞与本人有点过节,所以本人想教训一下她,仅此而已!望先生行动成功。

  有钱女」

  随信附上的资料中,罗如风看到目标人物的名字叫那妮亚,是罗如风大学内经济系的导师,再看相片,罗如风也有点印象,上年会计一科的导修堂的导师就是她,是个印度藉的少女,虽然这样说,其实她也大罗如风三、四岁,而且能讲流利英语、普通话和广东话;人人皆说她是印度西施,她也不辱这外号,古铜色的肌肤,凸出的身材,已经吸引,明亮的大眼睛,更是美丽。

  罗如风看着资料,摇摇头,心想:「这『有钱女』不简单!」资料的详尽,那妮亚的身高体重三围不在话下,连她是学校内舞蹈学会舞蹈组成员的事,以至她日常练习及暑期内的行程,资料也有,罗如风不得不佩服「有钱女」。

  不过罗如风还是根据「有钱女」的资料订出计划。

  行动之日是星期日夜晚,罗如风已准备一切工具,根据资料,那妮亚会独自一人在BXL文娱大楼的舞蹈室练舞,在舞蹈室外偷望,果然见到扎起了头发、穿着健康舞衣、婀娜多姿的那妮亚在扁扁起舞,罗如风不禁定眼观看。

  这时整座BXL文娱大楼根本没有其他人,不要说平日星期日,更何况是暑假;不过舞蹈室的墙镜,令罗如风不能在不被察觉下进入,罗如风惟有搏一搏。

  在舞蹈室内的那妮亚陶醉於音乐与感觉中,突如其来的停电使她吓了一跳,「哇」了一声,已经在黑暗中被人从后用手帕掩着了嘴巴和鼻子,双手本能地企图扯开对方的手,但一阵阵悠悠的气味送进鼻中,力量逐渐失去,视点也扭曲,直至软了身体倒在入侵者怀中。

  罗如风见得手,便把电力恢复,看见印度美人躺在地上,他也吞吞口水,用袋中找出来布封住她的嘴巴,又拿过来一张椅子,把软爬爬的那妮亚放在上,将她双手用绳绑在她身后,把她双脚曲起,膝盖绑在扶手上,脚腕则绑在椅脚上。

  罗如风慢慢把自己衣服脱去,故意让那妮亚有时间醒来,他要的是强奸,不是迷奸;那妮亚也徐徐张开眼睛,在墙镜的反映中,看见自己被绑着,旁边站着一名赤裸男子,惊得乱动,奈何四肢都被捆绑,大幅度的挣扎,只变成微微的摇动,嘴巴又被封着叫不出,那妮亚只有用厌恶的眼光盯着罗如风。

  那妮亚当然记不起罗如风曾是她学生,而罗如风也无意理会记得他与否,便出言恐吓:「那妮亚小姐,是有人要买凶强奸你,你不要怪我。」那妮亚听完,来不及惊,上身的健康舞衣已经被罗如风扯起,没有穿胸围,古铜色的奶奶,已经暴露於人前,那妮亚不停摇头,发出呼叫不出的声响。

  「真健康的奶子,真美丽的奶子!」

  罗如风不急於行动,他从袋中拿出按摩用的震动机和震动贴,把两片各贴在那妮亚的乳头,才一半度数的震动度,那妮亚的声响已加大,乳头一舜间激凸起来,乳房也隆起;罗如风大喜,「原来这妞的性感带在乳头!」他把更多的震动贴贴在那妮亚乳沟和乳房,麻麻痒痒的感觉,刺激得那妮亚抬起头,流出泪来。

  上身的刺激已令那妮亚无闲再理会其他,罗如风正想用剪刀把那妮亚的贴身裤和内裤剪破,发现她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动手后再拿开了她裤子湿淋淋的布碎,清楚见到她下体流出的泌液,罗如风用舌头一舔,舔去她阴唇的分泌,沿沿不绝的泌液又把阴唇弄湿。

  「嘻嘻,看看你这个样子!」那妮亚难堪的模样,照在镜中,再映入她自己的眼内,感到厌恶;而罗如风走到后面,从后伸手,用手玩弄那妮亚的双峰,震动贴还是紧紧贴在她乳头上刺激她中枢神经,罗如风双手不时轻轻地搓,不时又用力地揉,力量一时一下的强弱使那妮亚感到乳房又痛又痒,而她自己也顶不住「嗄嗄」声喘气。

  狎玩那妮亚的乳房数分钟,罗如风才住手,他把得到喘息机会的那妮亚的封嘴布条拿开,受了屈辱的那妮亚仍然嘴硬,双眼充满怒气,即张口大叫:「你这个衰人!我一定会告你的,去死吧!」「随便,不过我先用精液洗涮你的口吧!」罗如风攀上那妮亚坐着的椅子,直竖粗壮的阳具早已蓄势待发,那妮亚想转头避开,可是罗如风的动作较快,他抓住那妮亚的头发,阳具一瞬间就伸入那妮亚口腔中。

  的确只有一瞬间,发觉不对头的罗如风看见那妮亚不屈的眼神,立即把自己的宝贝抽出,那妮亚竟想把他的命根咬断!只差一点点,罗如风可能以后都不能人道了!

  罗如风玩的女虽然不算多,这样的危险却是第一次,「你!」骂了一声,一股怒不可遏的冲动,使他即时向不知死的那妮亚送上三、四下耳光,那妮亚未来得及有反应,罗如风又左右掌掴了她三、四下,打得那妮亚口角流出牙血,原来紮着的头发篷松散开,连贴在她胸前的震动贴也掉在一旁。

  呆了的那妮亚才知道她对面前的强暴者做了不能原谅的事,可惜没有补救方法,气沖沖的罗如风把绑着那妮亚膝盖的绳解开,即时用来捆缚那妮亚的乳房,罗如风用力一索,那妮亚痛得哇哇直叫,罗如风怒气未消,双手暴力抓扭那妮亚的奶子,扭得不成形,张口便咬,那妮亚已分不清那一种痛楚,两个红肿的乳房上,尽是深深的抓痕和牙齿印。

  「好痛!好痛!好痛!救命……啊!」

  一听到那妮亚叫救命,罗如风便再送上耳光,然后又抓住她头发,把她向前奏,双手双脚还被牢绑的那妮亚整个人跌跪在地上,面贴也在地上,那妮亚雪雪呼痛,罗如风早已站入她与椅子中间位置,急欲报复的「弟弟」即猛力从后插入那妮亚的肉洞。

  「啊啊呀……裂开了!裂开了!……啊呀……」「哼哼哼!」那妮亚的阴道虽然湿润非常,但是处女的她未经开苞,罗如风阳具的插入,受到那妮亚肉壁的异常排挤,但罗如风已不讲究任何性爱技巧,一股脑儿地抓紧那妮亚的屁股,推进的阳具还是数十次成功地顶到那妮亚阴道的尽头,使那妮亚死去活来。

  那妮亚大量阴液涌向罗如风的龟头,罗如风竟把未发泄的阳具拔出,又即时插入那妮亚的屁股,那妮亚完全估不到罗如风的攻势,毫无准备的屁股传来的据痛,使那妮亚向兴奋屈服的阴道喷出大量密汁。

  「啊啊啊啊啊啊啊……呀……不……啊呀……不要……」一边利用狗爬式抽插那妮亚数十多回,罗如风又一边弯身从后抓紧她的肚把她抱起,自己坐在椅子上,肉棒还是在紧紧的夹在屁道中,那妮亚整个人压下,罗如风的阳具更加刺激,她的大腿张开,分泌如泉向前喷出,罗如风也更快速摆动那妮亚和自己的腰,使阳具激烈抽插,最终精液也暴射出来。

  「啊啊啊啊啊!」罗如风稍稍发泄了怒气,他一松开手,那妮亚无力地再次跌在地上,塞不进的浓烈精液,都从她屁股缝挤出。

  罗如风把那妮亚双脚脚腕松开,她无力地躺着喘气,心想恶梦应该完了吧,不过她没有猜对,罗如风站起身,却用扯住她的头,把她扯起,使那妮亚大叫:

  「好痛!」

  罗如风在她耳边奸笑:「你想就这样完了?很难呀!」这一句话,使那妮亚心里一沉,知道自己会继续供这强暴者淫乐。

  开始惊慌和后悔的那妮亚,被罗如风一推,跌向了墙镜,勉强站稳,又被后面的罗如风压上来,他二话不说,右手就揪起了那妮亚的右腿,他的左手则伸向前,姆指和食指撑开那妮亚阴唇的花瓣,其余三只手指都在她阴道撩拨,那妮亚一度停止分泌的阴液又再一次老实地流出。

  「啊呀……啊呀……」那妮亚的喘气,使墙镜都因她的嗄气弄矇了一片。罗如风在她阴道手指的连动,虽然没有他的阳具所产生的威力,但都已使那妮亚不知所措,只得乖乖承接下体传来的兴奋。

  忽然间,罗如风把所有手指抽出,休息完毕的阳具再次充血,一举插入那妮亚阴道。那妮亚完全不能想像:「他怎会……怎会复原这么快?」罗如风阳具的冲劲,比起上一次过之而无不及,一下又一下的触电感觉令那妮亚放声淫叫。

  「我……啊啊呀……我死啊……啊啊啊……」

  用上了「挂腊鸭」的体位,那妮亚只有一只脚支撑身体,相反罗如风就有完全主动权,他「浅浅浅深」的方式,不断重覆从下抽插那妮亚,每每那妮亚欲求不达时,罗如风就给她一下重击,使流着热汗的那妮亚只有向性欲妥协。

  「看吧!看看你多淫荡吧!」罗如风逐渐加强腰力,深浅抽插动作也开始不规律,那妮亚无所适从,看见面前镜中的自己,正好反映了她的淫相。

  「啊……不是啊……啊呀……我……啊……」

  罗如风又连续冲刺她的穴心两下,一边说:「还说不是!插你!插死你!看你认不认!」「啊啊啊啊啊啊……很劲啊……啊……我不行啦……啊啊啊……」罗如风就在龟头顶着子宫口一瞬间停止动作,那妮亚最后「啊」的一声声浪变得特别大,终於到达高潮,身体不停震动,子宫接收着罗如风发射出来的精液。

  ……

  罗如风珍那印度美女那妮亚昏倒,用数码相机影下她三点尽露的模样,用来上传给「有钱女」,这是「有钱女」的要求;不过收拾后临行前,罗如风把那妮亚所有衣服拿走,放她在大楼的当眼位置,作为他「弟弟」的报复。

  全身赤裸的那妮亚最后被翌日返工的大楼职员,但她并没有讲出强暴者的身份,也拒绝了验身,而「有钱女」也在看到这单新闻及罗如风上传的照片后,全数酬金付了。

  「罗先生,余数已经存入,请核!日后有机会,必定再需要先生的服务。

  有钱女」

  罗如风惟有大笑不已。

  【完】[ 此帖被manma在2020-01-19 08:2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