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丝袜茧子
丝袜茧子
夏天,学校组织到旅游。今天我依旧穿着丝袜,不过没有穿裙子而是换上了运动裤。丝袜和裤子的摩擦让我感到很舒服。下山时候,我渐渐跟不上队伍了,于是我让同学先走说自己累了。其实是因为我今天穿的那双鞋子太紧了,走了一天脚都痛了,哪快得了。就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我背后闪出一个人影,紧接着一块毛巾蒙住了我的口鼻。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遭绑架了,想起上一次的经历,我拼命挣扎,但很快意识就模糊了。醒来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一张大靠背椅上,怎么都动不了,眼前一片黑暗,自己的眼睛又给蒙上了。”

  唔唔“,我惊恐地挣扎着,绳子却纹丝不动。这时我感觉有人在捏自己的脸,难道又是色狼,”唔唔“我绝望及了。”你逃不掉的,别白费力气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完他便锁上房门出去了。此时的我无助得挣扎着,绳子勒得我很疼。

  屋子里十分闷热,我早已经是满头大汗,衣服都湿透了,丝袜和着汗水紧紧粘在腿上。这样过了很久,被堵嘴的我已经口渴及了,又累又热又饿,我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这时外面近来一个人,一把扯掉我的堵嘴布,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喂我吃了点东西又灌了好几碗水,我肚子都快给撑大了,然后又塞住我的嘴走人。

  晚上,屋子里四处飞着蚊子,把可怜的我咬得浑身是包。衣服又粘又臭,脚被鞋子挤的很疼。坐了大半天,屁股也痛了,喝了那么多水,渐渐尿意也来了。其实我害怕的不单是被绑起来,还有堵嘴,蒙眼和尿急。到了早上,我的尿又要憋不住了,却没有人来,坚持了好久,还是尿出来了,裤子湿了一片。正当我绝望之时,警察破门而入解救了我。原来同学等了好久不见我回来集合,担心我出事就报了警。绑匪原来要绑架的不是我,抓错人了。经过这次,我对捆绑更恐惧了,然而开朗的我很快就忘了这件事……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又是一个深秋的晚上我参加完舞会正往家的方向走着。此时的我依旧是那个漂亮无比的我,只是少了点稚气,多了点成熟的美丽,显得更加楚楚动人。我并不知道今晚等待我的将是一次长久的捆绑与束缚。走到一个无人的街角,我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背后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闻到了一股药味,”唔唔“挣扎了几下,很快就失去知觉了。那人把我拖进路边的一辆轿车,绝尘而去。车最后开进了一座别墅,那人抱起我上楼,把我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接着他又给我吸了点迷药,看样子又会有大工程了。

  果然,他从柜子里抱出了一大堆东西,是连身丝袜什么的,难道……不错,又是那个男的绑架了我。他拿起一件薄得几乎透明的肉色连身丝袜,得意地笑了。说明一下,这不是普通的连身丝袜,虽然它有着和市售高档连裤丝袜一样的质地、手感和外观,但却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原本是为探索火星的宇航员而发明的布料,却不知道程用什么方法从美国搞到了设备和材料,做成了这些透气性级佳,级富弹性同时能够自动清洁皮肤调节温度,丝薄柔软而又无比坚韧,拥有贴身曲线的连身丝袜,当然,和上次一样,是从脚包到脖子的,还带有一个同样材料制成的头套,除了在裆部那里留有可以打开并可以紧密贴合的小开口之外,全身没有一处接缝,就连手套那里也是一样,看来那个男的在很长的时间内是不打算给我脱下这特制的连身丝袜了。那个男的脱了我的鞋子和棉袜,忘情得嗅着舔着吻着我的丝袜美脚,把我的丝袜湿了一大片,他原来没有恋脚僻,不过自从上次看到了我的娇嫩的美脚之后就深深喜欢上了我的丝袜脚。陶醉之后就该干正事了。他拔光了我身上的所有衣物,修剪好我的指甲将我的**用绝毛液除净再用湿纸巾把我全身擦了一遍,又用特制的干洗剂给我洗了头发,虽然我身上本来就挺香的。他拿过那件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脖子那里的开口,那丝袜的弹性果然了得,那个男的小心得将我的脚套进去,逐渐向上拉,将我的美腿裹进了袜桶之中。然后丝袜被拉到了胸部,那个男的小心地将我的手臂套进去,费力地将我的手指套进连身丝袜的手套中。最后丝袜爬过肩膀,脖子。那个男的用丝袜小心堵好了我的小嘴,整了整我的头发,给我戴上了头套,好美啊。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那个男的扑到我身上尽情地摩挲着。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法给我穿上了第二件,第三件。我好象被这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整个吞下了一般,全身每个角落都被妥帖地包裹了起来,丝袜已经成为了我的第二层皮肤。接着那个男的给我穿上了一件厚实的普通黑色连身丝袜,从脚包到了脖子,裆部留有开口,方便我排泄。然后就是和上次一样的连体紧身衣,不过这次没有戴手套,因为连身丝袜本来就有非常妥贴,连接缝都没有的手套。紧身衣裆部同样可以打开,只是比较费劲罢了。那个男的接着拿来一个精致的小工具,一层层打开了裆部的开口,把一小团消毒棉花紧紧塞进了我的**口,再贴上卫生巾,随后一层层地贴合好开口。这些开口做得十分精巧,可以自动紧密地贴合上,要打开只能借助外力与特殊的工具和技巧,看来我想自己脱掉这连身丝袜是不可能的。那个男的取来一只厚实的黑色丝袜头套将我的头部整个包裹进去了,因为所有的头套都有贴身的曲线并且套上后很紧,蒙嘴的丝袜就可以省了,最外面的头套由于不透光,所以蒙眼的丝袜也不用了,这样脸部的线条就可以保持我原来的样子。此时我的这身装束已经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了,丝袜完美的包裹。后面就是严密的捆绑了,那个男的抓过几捆柔软的长棉绳,开始了比上一次更加认真严密的捆绑。那个男的并排绑好了我的双手之后,又抓过一条棉绳穿过腋下在我**上部缠绕了几圈,又绕到手臂将上臂的上半部分牢牢捆在身体上。而**下部也几圈,将上臂的下半部分和身体连成一体。在那乳沟部位,上下的绳子被拉到了一起,用另一根绳子捆住饶到背后,我的**呈现出了更诱人的曲线。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我腰部缠绕了几圈,将我的手腕固定在了我的小蛮腰上,随后绳子又绑住了我下臂中部,绕过来和背后剩余的绳子打个结,把整条手臂和身体牢牢固定在了一起。最后他从我手腕那里引出两条绳子,穿过我**勒紧,绕到前面和腹部的绳子绑好,就像给我穿上了一条绳子做的丁字裤,这样只要我稍微用力挣扎,绳子的摩擦就会让我敏感的**受不了。那个男的的绑法十分高明,他研究了人体的骨骼结构和血液循环以及新陈代谢,绳子的每个结点都互相牵制,哪个都松不了,而且不用紧紧勒住,只需稍微保持一点力度就足以让我永远都无法挣脱并且不会影响到我的血液循环,绑多久都可以,只要那个男的愿意照顾我的吃喝拉撒。我的双腿也被用类似的手法严密得绑在了一起,原本就很漂亮的双腿加上棉绳的捆绑,更加的性感和诱人。就这样,绳子逐渐爬满了我全身,好象给我穿上了一件绳子做的衣服。束缚不会这样就完了,那个男的拿来和上次一样的紧身丝袜套头衫,紧紧的将我从头到脚包裹进去,最后用宽布条绑好防止它由于我的挣扎而逐渐滑落。欣赏着眼前完美的束缚,那个男的已经难以抑制心中的冲动,在我身上乱摸起来。现在就等着我醒来,欣赏我奋力挣扎时的曼妙身姿了。不久我醒了,连身丝袜那熟悉的感觉立刻让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唔唔“,我拼命挣扎着,我可不想像上次一样被折磨,然而我绝望得发现想要挣脱这全身的束缚是不可能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苦苦哀求,但自然只能发出微弱绝望的”唔唔“声。

  我苦苦挣扎着,渐渐没了力气,侧躺在床上费力的呼吸着。”怎么样,舒服吧,上次放了你是因为我没办法将你完美地束缚,但这次不一样了,我要天天这样绑着你,至于是绑多少天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一天,又也许是一个月或是更长时间,全凭我高兴。“这个熟悉的声音让我更加绝望。

  又是那个变态,上次那样绑了还不够吗?谁来救我,我该怎么办……我忍不住大哭,然而只能发出低低的”唔唔“声。我奋力想要挣脱,不然就完蛋了,没准真会被他绑着折磨死。但哪挣脱的开呢,一身的捆绑与束缚是那么的严密。”做我的宠物好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但你绝对别想逃。“”唔唔“,我挣扎着,自然是不愿意。”哟,你答应啦,既然答应了干吗还扭来扭去那么不情愿呢,乖啦,我用连身丝袜和绳子给你织了个温暖贴身的小窝,你就好好享受吧,别老想着逃。

  “我无法反驳他,只能用力摇着头扭动着身体表示抗议,但那个男的哪管这些,被我绑了就别想得到自由,谁叫你那么漂亮呢。

  突然,那个男的又扑到了我身上,

  将头埋入丝袜我的双乳之中,贪婪的蹭着,崭新尼龙与我淡淡的体香混合在一起,刺激着他的神经,双手抱得更紧,两腿也上来夹紧了我。被紧缚的我面对突如其来的”侵犯“,被束为一体的身躯只能笨拙的左右翻滚来挣扎,同时脑袋也拼命晃动,小嘴里发出”唔唔“的呼救声,不过在丝袜的阻隔下还没有身体在床上的摩擦声大。随着手的抽动,绳子毫不客气地刺激着我的**,很快我就有了感觉,流出了淫水。那个男的好久才停下来,此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渐渐安静下来的我发现如果没有这样的捆绑,其实穿着连身丝袜是非常舒服的。这该死的捆绑。

  我正在胡思乱想,却发现自己又隐隐有了尿意,又要憋尿了,我顿时害怕起来。

  塞在**口的棉花进一步刺激着我的尿意,不久我就觉得难以忍受了。”唔唔“,我挣扎着,但又不敢太用力,因为那两条绳子会加剧我的尿意。”唔唔“我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像上次一样抱我去上厕所。可是那个男的好象故意装傻,把我像上次一样装进睡袋,锁上门走了。”唔唔“,我可不想再尿在身上,不然会被**的。”唔唔“,我挣扎着,绳子和棉花的刺激让我难受极了,我不明白那个变态为什么连厕所都不让自己去,就算是宠物,上个厕所也是应该的呀。可房间里只有我自己的”呼救“声和睡袋与床铺的摩擦声。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但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了,我一气之下用力的尿着,干脆把尿都排干净吧。可由于棉花的阻塞,我越尿越急,尿得十分不畅与难受又停不下来。

  最后我发现尽管自己尿出来了,可一点都没湿,”难道他给我穿了纸尿布。可我分明只能感觉到那如丝绢般柔软的卫生巾啊“。不管了,反正没湿就好。于是累坏了的我昏昏沉沉睡过去了。原来那卫生巾也是特制的,薄薄一片却能够通过自身内部的一系列反应,至少可以快速吸干一升液体,这就是我刚才尿而不湿的原因。这样那个男的就不用总是麻烦的抬我去尿尿了,只需要晚上让我上个大号,换片卫生巾就可以了,这样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给我解开哪怕一点点束缚的次数。早上那个男的摇醒我,解开最外面的布条和丝袜套头衫,把头套翻上去一点,露出我的小嘴我漱口,喂饭。”求你不要堵我的嘴好吗,我保证不会喊,求你了,我一定听话,堵嘴太难受了,我求你,唔唔。“那个男的丝毫不理会我的哀求,他就是喜欢听我的”唔唔“声,太刺激了。这次他并没有马上给我套上黑色的那个头套,得让我的眼睛见见光,不然时间久了会瞎的。透着半透明的头套,他欣赏着我那美丽的脸庞,我也在努力要看清那个男的的样子,不过隔着丝袜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这样,我在绝望之中过了好几天。这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果然不一般,我身上依然很干净,散发着我独有的清香。只是我在经过了这些天的束缚,渐渐觉得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自己仿佛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行动能力了,和残废有什么两样,我彻底绝望了,放弃了抵抗。虽然失去了自由,但那个男的把我的起居照顾得很好,我也渐渐接受了自己已经变成”宠物“的现实。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了,同事以为我辞职了,竟也没有人起过疑心。漫长的一个月过去了,我已经不那么恨眼前的这个男人了,但我依然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够从获自由。被严密束缚了这么久,也许我此时连站都站不稳了吧。一天,我正苦苦挣扎着,突然一群警察破门而入,原来那个男的的公司经营出了问题,他骗取了巨款想逃走,行为败露又杀人灭口,此刻正在家里收拾东西,也不管我的死活了,就像丢掉失宠的宠物一样。也难怪,一个心思都扑在了我这个丝袜美女和我的紧缚身上,公司不倒才怪,警察到他家抓人来了。我拼命”唔唔“地挣扎着,警察们冲进房间都被眼前这个不断扭动的丝袜茧子惊呆了,很快他们明白了这是一个被紧缚了很长时间的我,于是男警察退出房间,留下两个女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解除了我全身所有的捆绑与束缚,我扑到女警怀里放声痛哭……经过这一个月的紧缚,我连路都走不清楚了,但身材却由于那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而被塑造的更加迷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和心理辅导,我又回到了那个幸福的世界之中,此刻我深切体会到自由是多么的美好。

  【完】